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chuotui新闻网

当前位置: chuotui新闻网 > > 给戒毒者大脑做“按摩” 他摸索十多年创制防复吸治疗

给戒毒者大脑做“按摩” 他摸索十多年创制防复吸治疗

时间:2019-06-27 18:03来源: 作者:admin 点击: 6 次
给戒毒者大脑做“按摩”他摸索十多年创制防复吸治疗 戒毒之后,是不是早晚会复吸?很多人会不假思索就给出“是”的答案。不,姚建飞说。在他眼里,这些人是脑子有病,身体也有病。姚建飞在浙江省最大的强制戒毒所浙江省十里坪强制隔离戒毒所(以下简称“十里坪”)工作。这些年来他一直在默默努力,探索阻止戒毒者复吸毒

给戒毒者大脑做“按摩” 他摸索十多年创制防复吸治疗

戒毒之后,是不是早晚会复吸?很多人会不假思索就给出“是”的答案。

不,姚建飞说。在他眼里,这些人是脑子有病,身体也有病。

姚建飞在浙江省最大的强制戒毒所浙江省十里坪强制隔离戒毒所(以下简称“十里坪”)工作。这些年来他一直在默默努力,探索阻止戒毒者复吸毒品的办法。

这种坚持和努力,最终被证实,看到了成果。

昨晚,姚建飞获评浙江省第五届“最美禁毒人”称号。

吸毒成瘾造成大脑萎缩 有没有办法能阻止复吸

如今的宁波大学医学院院长、宁波戒毒研究中心主任周文华,当年就提出,吸毒成瘾后的大脑会发生萎缩,类似人类大脑老年化的情况。

记者第一次采访的时候,周院长还是年轻的周博士,他就给我们看了彩色的大脑扫描图片,告诉我们,吸毒成瘾的大脑在某种程度上跟老年痴呆症的大脑类似。

姚建飞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只是一个小医生,但他已经观察到,戒毒人员不光是患有各种躯体疾病甚至传染病,还“脑子有病”。有的戒毒人员自己觉得快要控制不住了,会举手主动要求民警把他关禁闭。有的戒毒人员正在看着电视,会无意识地站起来脱光衣服,或者突然开始爬栏杆,周围的人拉都拉不住。

在姚建飞眼里,这就是一群特殊的病人。

尤其是已经患有精神病以及各种慢性病、传染病的吸毒者,哪怕不能彻底治愈,能够改善一下情况也是好的。然而,生理戒毒成功之后,心理脱毒很难。戒毒一段时间后,复吸率极高。这也会让医生和民警都有挫败感。

姚建飞深深地感受到,作为戒毒场所的医务民警,不仅要能提供优质的日常医疗服务,还要能运用科学的医疗手段阻止他们复吸毒品。

菜鸟医生自学成才 他的“脑康复工作室”挂牌

正是揣着这样的想法,姚建飞在工作之余自学了戒毒医学、精神医学、心理学、康复医学、脑科学等一系列专业知识,并积极实践。

在很多年里,他想获得医疗界大咖的帮助真是好难。姚建飞毕业于衢州本地的医学院,即便是进了戒毒所工作,但一些进修的机会,最多也只是到金华地区的医院。

但是这个小医生,从菜鸟成长到老手,却一直没忘初心。

在生理脱毒治疗、毒品所致精神心理障碍的诊疗、防复吸治疗、戒毒医疗宣教等方面取得了一些成效后,填补了戒毒场所的部分医疗业务空白。这个小医生终于跨出了新的一步。

他开始自掏腰包、请假调休去参加国内的相关医疗学术会议。这种会议费用一般都很高,但是他如饥似渴地抓住一切学习的机会。

台上专家侃侃而谈,台下的姚建飞龙飞凤舞地记录精华内容;好不容易等到提问环节,满眼热切的姚建飞早已高高举手。

2012年开始,姚建飞总在思考着,能不能在十里坪搞“脑康复治疗”为路径的特色戒毒医疗实践。他总结前辈的相关研究成果,边摸索边创造了一套符合强制隔离戒毒场所特色的戒毒治疗项目,叫做“5+戒毒治疗方案”和“脑康复戒毒法”。这使他获得了2015年度浙江省戒毒管理局十大创新项目。

也是在2015年,领导支持姚建飞以自己的姓名挂牌了“脑康复工作室”。

每天十分钟治疗一个月 能好几个月都不想毒品

在十里坪戒毒所门口,上缴了手机后,记者跟着姚建飞走进了这个神秘的地方。

出乎意料的是,这里的戒毒医疗中心处处都有粉色的装饰条,还有一个护士站。病房里是浅灰色的病床,天蓝色的床头柜。

除了无处不在的隔离栏,相对软质的用材外,这里就跟普通的医院没什么区别。

在深蓝色的治疗床上,戒毒人员戴着定位帽接受经颅磁治疗。“就像给大脑做按摩的感觉,”一位戒毒人员告诉记者,“每次10分钟,坚持20天,治疗后感觉对毒品的想念明显下降了,睡眠变好了,思维更清晰了。”

2016年,在姚建飞的不懈坚持下,促成了十里坪戒毒所与杭州师范大学合作开展冰毒成瘾戒毒人员的经颅磁戒毒治疗研究。这是冰毒成瘾物理防复吸戒毒治疗在国内的第一次尝试。

经过大量的实验观察,结果显示治疗组三个月戒断率达到60%。

这一组有说服力的数据,最终使经颅磁戒毒治疗技术得到了浙江省戒毒管理局的肯定,并被确立为重点戒毒医疗创新项目。2017年姚建飞被浙江省戒毒管理局聘为浙江司法行政戒毒系统首席戒毒医疗师。

跟踪戒毒者的新生活 为他们高兴替他们忧愁

姚建飞跟踪记录了很多戒毒者的新生活,高兴他们的高兴,也忧愁着他们的忧愁。

比如一个跆拳道世界冠军,是当教练的亲哥哥送进来的,戒毒后至今都没有再来,姚建飞为之高兴。

一个快递小哥,戒毒后出去,被人坑害复吸了,二进宫。姚建飞继续帮他戒毒治疗,快递小哥出去之后,姚建飞依然跟他保持联系。

还有一个大型国企的职员,戒毒后至今找不到工作。姚建飞跟踪回访时,家人都为他的生计问题发愁。找工作的时候用人单位一发现他有吸毒前科,往往就没有下文了。

戒毒者回归社会以后,得有一份能养活自己的工作,才能展开新的人生。这是超过一个医生的个人能力的问题,但是姚建飞四处托朋友:能不能帮他们一把?

这些人的笑脸,也印证着姚建飞和他的团队在创新医疗戒毒上的不畏艰难和努力。

姚建飞开设戒毒专科门诊,为戒毒人员制定个体化的戒毒康复方案,年门诊接待量600人次。

“强戒人员不是社会上的普通病人或是监狱关押人员,不能完全用社会医院或监狱医院的评价体系来衡量。我要求自己成为一名真正的全科+戒毒医生,是为特殊病人服务的特殊医生。”姚建飞说。(记者 陈蕾)

(责编:崔黛珩(实习生)、孝金波)

(责任编辑:)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
发布者资料
查看详细资料 发送留言 加为好友 用户等级: 注册时间:2019-07-17 13:07 最后登录:2019-07-17 13:07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